一晴方觉夏深深

不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157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1章:奋发图强

不谏 71577

想象中的势均力敌的拼杀并未出现,那余姓修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陈昊给挂掉,这让易峰始料未及。由此一击,易峰根本看不出余姓修士的深浅,而那秒杀却是让他一阵心悸,如何也不敢此时蹦出去与人家争斗。

试着逼迫自己入定,可满脑子都是韩烟儿那可怜清秀的面容,那香腮边的两个酒窝就像漩涡一般将易峰的精神撕扯进去,难以自拔。

此时九魅狐妖心中却充满了惊讶,自己的超级神兽气息与血脉虽然流入了易峰体内,但却在易峰体内流转一圈后,又返回到了自己身体中,而且还壮大了一圈。

发自本心里,九魅狐妖对易峰并不抵触,虽然不接受易峰这种用强占有自己的方式,但她心中却依然没有半分恨意。易峰这种强者,可不就是女性修士最理想的伴侣吗?

易峰经过多年的历练,虽然也是心思缜密之辈,但面对这个老怪,就显得太稚嫩了。

可宝贝终究是宝贝,既然得到了,焉有弃之的道理。

任谁能够想象,就这么一株一尺高的小树,会蕴含了那么庞大的能量。

以易峰目前的实力表现,当笑萱的师傅自然不算过分。若不是易峰与诸多天尊之间的不睦关系,浙州天尊甚至很乐意让自己女儿给易峰当徒儿,毕竟这会让自己女儿前途无量,同时还有位浙州找到一位超级高手的同盟。

然而好景不长,那些搜寻易峰的两宗修士,在外围海域搜寻一圈未发现易峰的踪迹后,便成群结队地向内海而来,而且都是修为高深之辈。

直到第五道虹光威势耗尽,易峰却是已经被炸得体内翻涌不止,那只手臂几乎被炸掉。不过,易峰还是忍着剧痛将斩天剑收回,受了沉重损失的剑婴回到丹田之中就当即有了溃散的迹象,还好的是剑婴有着自主意识,此时还能加以控制。

巨灵神族又为何也参与了围攻云霄山呢?

“你别吓唬我,我们灵魂已经同在,虽然以你为主,但你也灭不了我,不想我在你灵魂深处捣乱,还是赶紧依照约定灭杀了易峰为好!”

一边飞,那魏阳还一边不断恭维易峰,说易峰乃是修真界百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还说假以时日后,易峰定会在修真界大放异彩……

“人家是担心你嘛!”韩烟儿委屈地接话过来。被易峰责怪,她显得神情幽怨,像极了受了气的小媳妇。

大鸟也是重伤在身,又中了剧毒,实力大不如从前,易峰准备趁它病要它命!

易峰浑然不理会元畅的怒意,仍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元畅,静待下文。易峰在神界树敌颇多,容不得他不小心一点,就算是元畅示好,易峰也不会掉以轻心。毕竟二人的距离之下,元畅随时都可以偷袭易峰,以元畅的天尊级实力,也绝对可以让易峰在猝不及防之下殒命。

目前还有近百位强者依然留在这里,他们一会儿瞄着当空祖神化身的激战,一会儿瞄向易可儿等人所在的位置。

二人无比郁闷地在星河中飞行着,期望着能够达到一颗有神石存在的星球,不管那神石在哪里,易峰都会将之夺来。

以一条星系之伟力,凝化一种神通法术,其威力绝对是撼天动地。要知道,当初斩天剑发动星河剑诀或星空剑诀,也只是不断抽离大面积的星辰之力,可却不会炼化一条星系来攻击。这个山腹的大殿,十分粗糙,却很恢宏壮观,长宽都有百米以上,而在大殿之中没有任何附加建筑,四面墙壁也是斑驳不堪,就像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一样。

斩天在让易峰做好准备后,缓缓抽调出了易峰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而易峰则是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九系神灵之力、剑元力、星辰之力的波动,额头已有汗水渗出。

神君级的麒麟虽然实力不算很强大,但超级神兽都有着自己的尊严,轻易是绝对不会给人家看门护院的,它们的族人也不会允许有人敢逼迫自己的族人遭受如此待遇。

易峰凛然不惧,存心想试探下那天级高手的实力,他再次挥手打出一道本源之光挡住敌人的本源攻击,同时另外一只手竟是在顷刻之间炼化了一条天界星系,将之压缩成为一方微型世界,毫不客气地打向了那滔天而来的毁灭之气。

当听到斩天的呼声后,被灌注了大量星辰之力的斩天剑,呼啸而出,猛然攻向那黑甲鬼灵,而紧跟着,易峰就将已经准备妥当的镇天诀发动了。

炸响从四面八方传来,广场上空盘旋的不死生物,似乎也难以稳定身形,随着幽冥死城的晃动而摇摆不定,就像是漫天恶魔在舞蹈一样。

吼!!!

一番轻轻揉动与轻抚,韩烟儿挣扎的身子渐渐温软,身上竟还有细汗透出来,可见是又紧张又兴奋,低低的轻吟从她口中悠扬地飘出来。

宛如蛟龙出渊,宛如猛虎出笼,没有了诅咒限制的斩天剑,似乎为了发泄许多年来的不甘,剑体不断涨大,在山洞之中纵横飞闪,伴随着它的七个金色大字,也是如快乐的精灵一般,接踵而舞。

那珠子虽然喷出了风火,但却与它没有被挖掘出来时一样不加控制,而是将自己放出的风火聚拢在周围,不让流失一分一毫。故而,坚持了千年,风火珠的威势却是没有减弱,反而因为易峰的熟练运用下,显得比自动发威要强了很多。

易峰在战衣上一口气打下了几百个小型的防御仙阵,随后又以镇天诀的几种普通的防御禁制进行加固,一件不弱于极品仙甲的上品仙甲就此诞生。

许是看出了弟子们心中的疑惑,中年修士解释了一句:“云空天尊的余孽并未完全肃清,巨灵神族的族长应该也还活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也和我们一样潜伏了起来,我觉得他们就要重现神界了。估计你们的几位师叔与师伯也该有了感应。你们回去后,好生注意着神界各处,如果有异象出现,立即来报我知道,或者去找你们的师叔师伯也行。”

中年修士很快就找到了一座建筑在花海中的阁楼,而在阁楼附近则是隐藏着许多不易被察觉的禁制。

这个世界的主宰级高手有多么强大,易峰并不清楚,但既然是主神之上,那么实力应该也在天尊之上。易峰虽然是天尊中的超级高手,但也不敢断言自己就能胜过比天尊更高等的修士。

三更到。。。斩天剑在当空太过惹眼,强大的气势波动堪称撼天动地,包括两位不死主宰在内的所有不死强者都被震撼到了,竟是没有谁在此时对易峰三人出手,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斩天剑,心中想着如此绝世宝贝如果归了自己所有,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她们只能快速回到神界大陆,而后培养出其他的主宰来。

而此时,易峰则是直接对谭林传音道:“放心吧,就算是天尊也不可能偷听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谭林听了易峰的传音后,心中更是震惊无比,他虽然修为不高,可也知道在这康州城内想要远距离传音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如此便能想到,易峰实力深不可测,所以在短暂神色变化后,谭林显得镇定了许多。

只是,血焰魔帝乃是魔道身份,而在花雨仙门乃是仙道门派,其弟子若是有着极强的仙魔不两立的概念就难办了。仙界确实有许多仙人与仙门,对魔道修士恨之入骨,而且是全部都恨,不会因为你是魔修中的心善之辈而对你就生出半分好感来。

斩天剑被易峰拎在了手中,璀璨的鸿蒙剑芒立时耀眼四方,凛然不惧地迎了上去。

难怪小黑会化成人形,因为它在本体状态下不能使用法宝,而在人形状态下却可以。

而那圆珠还不断流溢着剑元力,让仙界周围的空间剧烈激荡,居然是将其他的能量全部排挤出去,自动形成了一个剑之领域。

谭林还好,双方的争斗虽然不离他左右,但大家毕竟都是高手,能够将攻击拿捏得十分到位,根本不会伤害到谭林。易峰就算是不知道那四劫散仙是在拖延时间,也不会回答这么无聊的话题。

怒视半晌,那神君却是从口中挤出这几个字来,看似凶狠,实则外强中干。

不过,这才刚刚开始而已,等所有天界高手回过神来,又扑上来之际,裂天镰全身死气与杀气汹涌而出,汇集成为一条毁灭大海,将四下里完全淹没。

而那本源之光并没有停止攻击,斩天与戮天同时提醒裂天小心,可惜本源之光所化流光速度实在太快,而且是完全锁定了裂天镰在打,根本避无可避。

事实也正是如此,望着铺天盖地而来的鬼头,城池中的修士全部都大呼魔尊来了,竞相奔逃。

易峰现在却是正在查看那四劫散仙的储物戒指,其中的灵石数目之庞大,委实让易峰惊叹了一把。易峰之前杀掉修士获得的灵石计算在一起,也没有这四劫散仙储物戒指中的十分之一多。

裂天之间就说过,天级高手最为恐怖的地方,便是在本源之力的修炼上。能够悟透和驱使本源之力,便是天级高手了,而能够以本源之力凝集出本源之光,则有了晋级创世级高手的基础。

当易峰被封困于最后一步台阶上十万年时,那一团永恒之光再分解与凝聚了无数次后,再次凝聚到一起,发出令人炫目的光辉,连易峰都不得不闭上了眼眸。

而易峰想要率先进入天门,取得最大利益时,天门却将他排斥了,他竟无法进入其中,纵然是顶着那甲骨的霞光也是一样。一直静坐了几个月时间,易峰虽然没有将那些功法或神通完全领悟,也受益匪浅,至少是心神状态已经到了巅峰水平。在此期间,易峰还吸收了不少神石中的神力,用以使九系神灵之力更加浑厚。

不过,稍稍思量一番后,易峰就自嘲地笑了笑。因为韩烟儿的这种举动,其实也不能说明她就对易峰倾心,或许是劫后余生的激动,或许是因为可以突破金丹期的欢喜……

很快,易峰就感受到了自己原本血肉的气息,甚至还发现了四个巨猿分身。

而让易峰诧异的是,这些不死强者应该有不少堪比主神的存在,纵然这里没有任何能量可供修炼,它们也不应该消亡才对呀。

小黑傲然场中,对方竟是半晌无人敢出来应战,无趣的小黑,道:“既然没人打了,我先撤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你们配不上可儿妹妹。”

“呵呵,用你的龙珠。你引一点龙魂融入他的灵魂,他灵魂境界肯定会被提升,而且他也会当即醒来。你也不用担心他醒来后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你的精血已经融入他的灵魂,他有任何不轨之意都会被你察觉。”斩天笑着解释道。

“你哪来的妖帝期龙珠?”那仙帝有点惊讶地问道。

东辰天尊不以为意,摆摆手说道:“不用你承我的情意,你现在根本没得选择,莫说你已经是重伤之躯,纵然你实力在巅峰时刻,你也得老实配合。”

易峰岂能让它如意,在妖婴受到本体召唤不能对斩天剑继续攻击时,斩天剑飞快地返回易峰手中,而易峰也同时驱使血灵镜停下对冰霜巨龙的攻击,转而迎向那妖婴,漫天鬼头则是将冰霜巨龙本体完全掩盖。

于是,易峰便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这块个头超大的石头上。

易峰听此,淡淡笑道:“我不会因为康州城里的不愉快而记恨于你的。”

“这是好办法,也是最为实际的办法,不过,他们不会那么干,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那么干。他们当着大家的面,并没有商量如何对付你,不过,我想他们对付你,应该会像当初对付云空天尊一样……用计!那计策可能光明磊落,也可能是暗箭齐发,连当初云空天尊那样的人物都会被算计到,想来你也不能幸免,当然,你未必会落得云空天尊那般凄惨的下场。说到云空天尊,虽然已经陨落多年,但却依然是这次天尊们会晤时所说的重点,甚至比驿星换届之事被提及的还多。”元畅很耐心地分析道。

此时,易峰却是一边仓惶逃窜,一边纳闷,就算是自己现在速度很快,但以革坦的速度而言,应该也能追上来,可身后却根本没有革坦的影子。

修真界的仙甲比简直比五爪金龙的还稀少,而那所谓的强大而又特殊的功法,恐怕就是指如九灵玄天神章那般的功法,也不是谁都能够有而且还能修炼的。

故而,今日他虽然含笑而来,却是已经有着要将易峰杀掉的欲望,这种欲望随着斩天剑击退他的上品仙剑而变得愈发强烈。

二人很快也在波动的空间里,连番硬拼几次,易峰却是依然能够凭借斩天剑的高阶品级而处在上风。至于易峰的其他法宝,根本就不用祭出来,在这里也难发挥威势。

一边向前飞行,那上品仙剑还一边不住颤抖,每抖动一分,便会有无数剑光跃出随着上品仙剑本体一起飞行。

“其实呢……很简单,公子只需要宁神静气,封闭六识,只需盏茶工夫便可大功告成。”空间主宰先是顿了顿,随即轻松无比地道。

易峰正憧憬未来时,眼前忽然一黑,周围竟是在瞬间就黯淡。

在第一轮攻击还未到来之前,易峰就将那极品仙剑祭出,在一声嘹亮的剑鸣之后,那极品仙剑便是将剑之领域外放出来。

奇怪的是,易峰对灵气的吸收速度十分惊人,而密室中灵气的浓度却是不减一分。

而在易峰与沙鼠妖言语之际,那些后来的神君级高手也纷纷围了过来,却都是感激地看了易峰一眼,神情之中还多有畏惧之色,随即就纷纷盘腿坐下,也开始吸收小树中流溢出的能量来疗伤。

有了域场保护的九爪紫金神龙,则是提起速度,再次向易峰扑来,声势较之方才又强大不少。

易峰摇头苦笑,暗道这些家伙真会应付差事,不过这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处,于是他便是说道:“不算贿赂。这寻觅灵物之事其实也是我的私事,既然大家这么热情帮忙,我也不会亏待你们。不过,你们的巡逻任务切不可敷衍了事,一定要认真执行。”

如此反复思虑良久后,梦嫣仙子开口问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抱歉了易峰,我不能,我真的不能……”梦嫣仙子默默两行泪,如晶莹的珍珠一般汇集在一起汇成河流,缓缓地从脸颊滑到圆润的下巴,而后又一滴一滴地滚落。

不过,易峰反应也非常之快,这散魔也就三劫高手而已,易峰猛然提速之下,直接就到了他的跟前,而后没有使用任何法宝,只是手掌发力便硬生生地透入还未祭出战甲防御的散魔的腹部,一把将其魔婴捏碎。

为此,易峰的速度比较快,等传送到最靠近岚辰星的星球上时,便一人驾着斩天剑破空而去,却是依然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降落到岚辰星的大海上。

可让易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挥动斩天剑,欲将这神龙的头骨劈开时,那原本空洞的龙眼窟窿处,忽然一阵幽光闪动,跟着那龙头骨居然是颤动了几下。“看到芸霜师妹手中的飞剑没,听说是上品灵器级别呢。”

“哼!再硬也没有我的雷枪强硬!”易可儿余怒未消地说道。

“完成不难,就是很有可能失败,若是凝结器灵失败,器胎也会毁掉。”血焰魔帝回答道。

方才那迷宫就是阵法的效果体现,这片树林搞不好也是。故而,易峰没有多动,而是以斩天剑四处砍伐树木,而后观察一段时间。

继续前进,易峰到达了一个大厅之中。

不过,想要成功进入九幽深渊,大家必须在九幽深渊的通道并未封死之前赶到。

易峰讶然,一般的帝君就已经很棘手了,比一般帝君还厉害,虽然不到魔尊那么强,但在易峰等人面前其实也是很难对付的。

在群山之中,有一座最高的山峰,宛如擎天利剑一般,巅峰上全是明亮的白雪。而在白雪之中,则是有一黑点,细细看去就会发现,那黑点乃是一个人。

而易峰之所以要说破他们的身份,也是在警告三位超级神兽,警告他们最好客气点,不然的话后果肯定比想象中严重许多。

高位上的掌门与应成子也知道执法长老的难处,相继立起,纵身飞到比斗场中。

当芸霜将目光看向一众应字辈高手时,大家稍稍一怔之后,尽皆附和道:

不过,仙界的星球之间,距离比修真界要远很多,易峰仰望长空,虽然也是繁星满天,但总觉得聚集星辰之力比起修真界而言,吃力了很多。

易峰无奈,只得跟上去,而在城门口处,见到城楼上的一块匾额上写着“邀霞城”三个大字。可气的是,易可儿身上没有仙石,竟然没有理会门口收取入城费的仙官,直接就闯了进去,让那位仙君级的仙官愣了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梦嫣仙子此时也在星空之中,只是已经驾着飞行法宝,快要降落到一个未知星球上。

攻击力直接翻了一倍,在对敌之时,可是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仔细看去,这个星球的传送阵建设在一片面积颇大的广场上,而这广场此时怕是聚集了不下十万正道修士。

南宫雪琪的这一巴掌扇得可谓是响亮之极,那位散魔脸上也顿时显出无根手指印来。

连破穹却是很客气地将韩烟儿送回去,同时还聊了一会儿。当然,他这是要从韩烟儿口中套出些话来,韩烟儿虽然心地纯良,但她对易峰知道的甚少,就算是想透露些什么,也根本没有什么易峰的秘密可以说出来的。

易峰此时临空而舞,飘零剑法也渐入佳境,放手一搏且已无退路的他,全身心投入到对剑招的发挥上,使得丹田之中剑心跃跃欲试。

魔尊能够以如此手段逼迫来人显身就已经是不易了,是不顾颜面了,万万不可能还对仇人的不相干的晚辈动手,否则必定会遭受整个仙界各族修士的鄙视。而这种鄙视,可是比不报仇更能让魔尊忧虑和难堪。

稍稍顿了一顿,虚影儿这才尴尬地道:“你日后成就如何,完全要看你是不是努力,是不是走运。任何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所谓的天命早已注定却是虚妄之谈。”

待易峰再次蹲下去后,器灵骄傲地回道:“剑名斩天,神器品质,至于如何炼制,以何物炼制,我就不与你详说了,说了你这小白也不懂。日后你叫我斩天即可!在斩天剑被炼制完成时,神剑中还封存了一套星辰剑诀!这剑诀威力强大无比,修炼到顶峰,可以一剑覆灭一个星系那么大面积的星空;就是剑诀第一层境界‘星辉’,若是炼到大成,一样可以引动寰宇星空的星光能量,足以傲视修真界!”

也只有易峰能在此时畅饮,可他的轻松表现自然会显得很诡异,明眼人似乎都能从中嗅出点阴谋的味道。

说完这些之后,斩天便凝成一线,沉入到斩天剑中,任凭易峰如何呼喊,斩天都没有再出来,就像是筋疲力尽的人陷入休眠了一般。

总共有六人,一位金仙初期修士,另外四位都是天仙,剩下的那位甚至只有地仙期修为。而那地仙俨然还是个孩子模样,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弄倒了多少玄仙级高手。

几人听了二哥的言语,均是将饱含着殷切希望的目光集中到易峰的身上。

易峰虽然醒了,但却一直装作昏迷,为的就是看看这帮家伙倒底要怎么处置自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此番也算是个小波折,值得认真对待一下。再则,易峰也确实对这几位仙人的手段比较感兴趣。

还好的是易峰那模样怪异的元婴也有暗系属性,对魔气的抵抗力还算强大,并没有被魔气伤及。

怪异的是,以前的红色天火温度奇高,而这蓝红相间的火焰却是一点不显炙热,甚至还有些冰冷。

可这片海域之中,常年被这群小怪物肆虐着,根本没有任何强大的生物存在,也没有任何可供易峰躲闪的地方,即便是有几处海底岩洞,易峰躲进去了,不到一会儿时间,那岩洞就会被雷霆炸得粉碎,随后轰然倒塌,易峰又不得不继续潜逃。

不过,虽然黑色果子对金龙精神力在提升,可金龙精神力在冲击玄关时,也会消耗大量的能量。为了配合这次行动,易峰也调动自己的功力轰击玄关,可饶是星辰之力非常高级,但似乎对玄关一点作用都没有,好像只有魂力或精神力才能破开这层禁锢。

易峰心中暗自揣摩,这幽冥死域忽然降临倒底为何,而强大的不死生物把活着的修士抓来又有什么用意呢?

三只妖兽却是不懂阵法,几轮雷霆下来,墨蛟无事,但两只出窍后期的妖兽却是一身是伤,身体各处都冒着缕缕青烟,形容凄惨之极。

云空天尊淡淡地点了点头,云枝一下子便扑进了师傅云空天尊的怀里,而云邪则是在一边杵着,身子微微颤抖,显然也是激动异常。

师傅三人仍旧在说着久别重逢一样的话语,易峰则是暗自警惕着,云空天尊的杀意虽然因为两位徒儿而收敛不少,但依然存在。

果然,在云空天尊言语过后,革坦的虚影再次浮现当场,嘴角挂着一抹苦笑,还有一丝丝怨毒的味道。

“哦?”云邪方才并没有想到云空天尊忽然要对付易峰,故而方才并没有说,云空天尊自然有点疑惑。

幻灵星的传送阵在魔道大军的掌控下,正道高手要来,必须穿越星河,等他们支援来了,这边的战斗估计也早早就有了结果,所以此时梦嫣仙子等正道高手,若是在此地待时间长了,势必要面对整个星系的魔道高手。

易峰自然是为了成全袁清,确实也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可那又如何?莫说是此时木已成舟,就算是易峰明目张胆地欺诈龙皇,龙皇又能拿易峰如何?

至于革坦仙帝倒底得了什么好处,却是只有那少数的几人知道,而知道的人虽然也和易峰有点关系,但却不可能及时通知到在龙星上的易峰。

易峰此时方才惊呼一声,可却不能防御,还好的是一把魔剑呼啸而出,不偏不依地挡住了革坦仙帝发动的攻击。

既然想要认主,易峰也就不怕了,只要认主完成了,一切都好说。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不论谁获胜,易峰与之的认主关系是不会消亡的,除非它能够破掉那诅咒。

纳兰帝君的光系能量正好克制暗系,但那五位魔道高手也不是弱茬,被光系能量包裹的他们,同时大吼一身,浑身的黑**力如狂潮般涌出,与白昼的光系能量分庭抗礼,却是在排开光系能量后又死死挡住了光系能量的入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