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不再相信爱情的你

白敛-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73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3章:开卷有益

白敛 1731

米团现在已经断奶了,身子比以前稍大一些,但丝毫不影响它的可爱,雪白的毛毛很柔亮,黑宝石般的眼睛望着主人的时候,尤歌会感到毫无免疫力啊。

“你脑子都装的什么啊?臭*!”尤歌鄙视他,低头继续啃面包,只是这脸就更红了。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顾客觉得这个建议不错,欣然同意,将两个戒指分别戴在手上,由龙晓晓拍下照片。

没错,这个男人头脑精明,一下就猜中了尤歌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郑皓月正是那么打算的,她深知尤歌的真实情况虽然没被媒体披露,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外界多年来对尤歌的种种传言,郑皓月一概都清楚,所以才要安排尤歌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出现,事先还要在家经过好些天的训练,直到尤歌记住所有的发言词为止。

快到中午的时候,容析元带着尤歌到了酒店,距离会展中心很近……实际上就是尤歌第一天来香港那晚所下榻的地方——奕居酒店。

许炎跟尤歌打过招呼,视线就停留在佟槿身上,略显痞气地瞅着佟槿,看似随意地问:“你就是尤歌说的那位客人?为了带你出海,她特意找我租游艇。”

“条件?请说。”

尤歌内心当然不希望家里会住进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她会仔细观察,直到确定翎姐对容析元只是亲情而已。

“嗯……我休息好了,你呢?”

“好,就这么干!”

“……”尤歌在自动脑补那个画面……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牵了一大群狗狗去散步,那该是多么壮观啊,但也够他头疼的,可以想象他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容析元已经挂了电话,此刻,一记眼刀横过来:“朋友?你确定他只是把你当朋友?他分明是对你有企图,你看不出,不代表我也眼瞎。”

霍骏琰心里暗暗较劲,唐虞梅太狡猾了,刚才他半真半假的话就是为了让唐虞梅露出破绽,谁知道她竟这么强悍,硬是忍得住不开口。而他无奈的是,他口中那两个雇佣兵,实际上在前年便死了,家中只留下妻儿,他是从这两个雇佣兵的妻子嘴里得到一点线索,但人死无对证,这不能成为令唐虞梅入罪的铁证,所以他只能抱着一线希望借此试探唐虞梅,可她却不上当。

霍骏琰忽然笑了,这么帅气的警官一下子满面春风的,这就好像是冰山融化,显露出绝美的雪莲花一般惊艳。

霍骏琰见到尤歌,好像感觉她的肚子又大了一些,并且气色不太好,脸颊不如平时那般红润了,难道她身体不舒服?霍骏琰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样,不由得关心地问了几句。

“不能太便宜容析元了,买一送二,这么好的事,他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ok,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我给你一把钥匙。你真是我的救星,明天做完手术回家我终于不用吃泡面了!”这货面露喜色,埋头大口大口扒饭,可心里却在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苏慕冉的美,很健康,是健美匀称的,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线条纤细而富有紧绷感,穿着高叉裙,太xing感了。

翎姐闻言,眼底掠过一丝焦灼,终于是忍不住幽幽一叹:“析元,你还是不明白,我现在,真正的想法是……我不想去澳门,我就想留在隆青市,我想过平淡的生活。”

奕宝贝吧唧吧唧小嘴,吃得可香了,乖巧地坐在佟槿身边,喂什么就吃什么,一点都不挑。

“宝宝乖,麻麻就躺在你们身边,快睡觉,乖乖的。”尤歌温柔的眼神充满了母爱的光辉,身边的男人看得一呆。

许炎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可他也皱起了眉头。

如果换做是别人,只怕早就发火了,被小孩子抓过头发的人都知道那多痛,可尤歌一点都没有生气的迹象,只是耐心地等着孩子放手。

“那你到底要不要吃?”

靠近窗户的位置,病chuang上躺着的女人紧闭双眼,苍白而精致的五官像极了《睡美人》中的公主,美得那么不真实而又极度脆弱,仿佛随时都可能陷入永恒黑暗沉睡不醒来。

此刻,他正盯着手机里的照片,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照片上正是尤歌和许炎在河边草坪的一幕,被保镖拍下来的。

呼啦呼啦,人们全都跟着往鉴定区去了,想看看究竟是什么结果。

如果是这样,一切都理得顺了,只因,翎姐原本不该姓沈而是该姓何!她是何矩的私生女,而唐虞梅是何矩的原配。

尤歌犹豫了,心想啊,男人那个地方确实是命根子,她刚才力气是不是很大?会不会真的伤到他了?

“容析元你醒醒……醒醒啊,你别吓我啊……喂……容析元……容析元!”尤歌喊了几声没见他有反应,越发焦急,鼻子发酸,心痛得要命。

“喂,你还疼不疼?你说句话啊?”尤歌还是不放心。

唯有不在乎,才可能不受伤。她最近好像快要忘记这一条了,那么现在就该牢牢记着,时刻提醒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爱上容析元。

曾经,容老爷子是反对尤歌进容家的,仇恨放不下,自然也就不接受。可是经过了那么多事,加上老爷子身患胃癌,对人对事的看法都有了质的转变,他对尤歌的改观才换来了如今一老一小和睦的相处,就像是亲生的孙女似的。而他也知道,尤歌对他的关心,可比容家那群人更真诚。

都是熟人,都是许炎该喊叔叔伯伯的,这一见,顿时感觉头大,咋回事他有什么可说的

就这傻愣的脑袋,能成功恋爱那才叫怪呢!

进了病房,容析元不忘提醒一句:“别吵,她还没醒。”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尤歌望着他的背影,呆呆地站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这心里就是不踏实,七上八下的。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能让他这么晚了还要出去?他分明已经很疲倦了……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尤歌才在出神,人已经都走到了厅里,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佟槿也跟着凑热闹,看到馋馋在花丛里,一把就将它抓住,爱怜地为它拂去身上的灰尘:“你看看,都这么脏了还玩,该洗澡了!”

尤歌经过这些事,心里也想了很多,总结出一点就是自己平时对容析元的关心还不够,两人之间还不够亲密无间,没有彻底的信任,所以他才会在带翎姐去m国之前还瞒着她,不就是怕他的计划会出意外么?

翎姐摇摇头:“我没事,昨晚晕倒只是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太强,我的身体原本就太瘦弱,有些药物对我来说刺激太大,有点承受不住,但当时又是必须要服用的……不过医生说,再过半个月,副作用应该就消失了。”

虽然很瘦,但她的五官轮廓却是美得令人窒息,尤其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有着迷幻般的色彩,她精美犹如童话公主的脸庞堪比那些经过p图软件出来的效果,区别在于她是货真价实的美,不是p出来。

外边天色已亮,只不过在这屋子里,容析元关上了窗帘,所以就好像是还没从黑夜出来似的。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霍骏琰很难相信,容析元居然成这样了?

原本是计划跟霍骏琰一起去,可现在看来,兴许计划要发生变动了。

尤歌愣住了,站在原地看着容析元,他接电话时的表情真的好温柔。

每一只狗狗都是一份温暖,满满的填着尤歌的心。有时她觉得,虽然自己曾经遭遇过不幸与困苦,虽然现在身边连一个至亲都没有,可是这群狗狗永远不会离弃她。它们总是会带给她最纯的依赖,总是在逗她开心,总是会在她最沮丧的时刻奉上最真诚的温暖。它们有时很调皮,甚至会故意气你,但转身卖个萌又没事了,笑得比谁都欢。

想想这也是件很令人心酸的事。尤歌本是宝瑞的董事长,是唯一继承人,原本是无数人艳羡的,想要什么样的珠宝得不到?光是母亲留下的那些首饰随便拿一件出来都足够耀眼了。可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全都不属于她了,如今的她,存款为零,唯一的财产就是身上这几千块钱……是她预支的工资,否则,她更寒酸。

二楼,连坐电梯都省了,尤歌走着上楼,一边给许炎打电话,说她已经平安到家。

尤歌没想太多,直接回答:“是啊,喝酒始终伤身体的,就算是你干爹大寿,你也不能喝得不省人事吧?明天下午我要去医院检查,你可别忘了约的时间啊。”

苏慕冉看看表,已经8点过10分了,他还没出现,可能是路上堵车或者,他还没下班

苏慕冉一看,更是郁闷,直接关机睡觉了。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孤儿院的后院很宽阔,有草坪和花园,是孩子们最喜欢玩耍的地方,最近随着翎姐的到来,请了专业的园丁打理,现在看起来更加优美大气,就像别墅豪宅里的私家花园似的。

是的,她害怕,怕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会抢走她的孩子!

谁愿意走到这一步?他感到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无能为力挽回她的心了,她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绝情的?难道他这么赤果果地将心摊开在她面前也不能激起她的爱吗?

容析元冷眼睥睨着何韦彤,眼底全是一片冰源,还有别人看不懂的冷酷与绝然。

一秒的惊喜之后就是坠入谷底,容析元纵然是有着一颗强大的内心,也还是难免出现了波动。

容析元匆匆赶回别墅,直奔他放东西的地方。

尤歌不由得想起容析元以前在这里办公时,远比她忙多了,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她才看一份件就已经感觉有点头晕了,而他每天都在处理公司的事务,却从不曾听他说过一句苦,而她也不曾过问和关心过他有多辛苦多累……

确实许炎今晚很耀眼,比平时更加富有魅力,单扣的西装款式能很好地体现出他结实的胸肌,里边的衬衣开了三颗钮子,刚好能看见他戴在脖子上的……蒂芙尼青金石玫瑰金钻石项链。

走在车库,两人有说有笑,忽地尤歌耳边飘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车库角落里有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是谁?

他不闹,他也不绝食,他会安静地休养,让自己的体力尽快恢复,为此,他必须适当的进食,慢慢的还要加大食量,否则怎么会有营养,怎么会有力气?在这里一天,他就不会停止抗争,但在抗争的同时,他首先要保重身体。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这又是怎样的悲哀呢,她痛苦的时候,只能找一只狗说话?是的,尤歌没有朋友,这些年来,她曾经的同学和朋友早就不来往了,什么原因,她不知道。

紫色的礼服紧紧勾勒着郑皓月绝好的身材,诱人的曲线,美艳xing感的妆容,幸福甜蜜写在眉梢,犹如一朵盛开的石榴花散发着成熟的风韵,美目流转之间风情万种。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恶心至极,他们那双邪恶的目光落在尤歌身上都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它不会说话,他却懂了它的意思,下一秒,他站起来,钻进车里,用毛巾为香香擦身子,就像个惯于养狗的人。

有人说:车里当时有女人,一定是跟容析元走得近的,说不定是*,说不定是感情纠纷导致有人想要他的命。

郑皓月气得脸都白了,愤怒地冲过去企图抓住容析元的衣服,却被他一把拽住手腕,无情的双眸泛着冷光:“少在我面前发疯,这一套不管用,要怪就怪你到现在还认不清形势,尤歌是我的女人,我的老婆,谁想对她不利,就算是一点点,我都会将这种居心叵测的人驱逐出她的生活范围!”

“乖……我现在需要你主动点。”

越是想守住自己的心,却越是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尤歌是在走钢丝,一旦心房失守,她内心积压的情感只怕再也藏不住了,那时又将是怎样的热烈与爆发呢。

身后那小伙子可是将全部的过程看在眼里的,望着大少爷的背影,他一万个不解啊……原来大少爷喜欢的是这个女人?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难怪大少爷总是拒绝家里安排婚事,原来是因为心里有人了。

尤歌又惊又羞,他该不会是想要在车子里对她?

“今天我们新婚,该用行动庆祝一下。放心,有隔板的。”说着,他的手不知在哪里按了一下,驾驶室后边竟然真的出现了一块隔板,将后座与前方隔离出来,这样,驾驶室里的人就不会知道后边的人在干什么。

“冉冉,这是你的男朋友吗?真帅啊……”

以前还没回国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跟家人或朋友一起去旅行,但回国不久就当了教练。现在她觉得只有通过旅行来舒缓心伤,换个环境生活一段时间,出去看看美丽的大世界,等再回到这里,她又会是那个女金刚苏慕冉。

他不想被人误会,无论他是否会跟她成为一对恋人,他认为至少需要当面解释清楚。

尤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容析元已经很自觉地去拧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开始除掉身上的障碍物。

好友心疼的责备,听在龙晓晓耳朵里是很温暖的,她就躺着静静地听尤歌唠叨,这眼里还含着泪花……她现在才觉得,听人唠叨也是一种幸福,尤其是对侥幸活过来的她。

尤歌情绪激动,挂了电话就急匆匆出门去,直奔霍骏琰所说的那间咖啡厅。

纯正的墨西哥咖啡豆鲜磨出的香味在空间里弥漫着,光是闻闻都感觉陶醉。正是这香味吸引了不少顾客,最角落的那张小桌子就是霍骏琰所在的位置。

尤歌自从脑伤痊愈之后就表现出了非一般的智商,记忆力也很惊人,即使不用做书面记录,她都能将眼前的各种货品所用的材料一一记下来。

“混蛋,你还真想得出来,你别妄想我会答应你的,不准你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花样!”

郑皓月一直都心不在焉,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她每次看到尤歌和容析元互相交流的眼神,她就抓狂!

没错,是她故意扯下身上的珍珠,目的就是为了跟宝瑞的珠宝做出一个鲜明的对比。没有对比的话,就没有这么直观的视觉冲击,正是有了对比,所以这金珠戒指才显出了真正的优势。

此举确实冒险,如果宝瑞的珠宝成色不够,在光线弱于其他展区的状态下,可能处境会更惨淡。是火还是冰,全看这一回了。

苏慕冉闪亮的眸子更加有光泽了,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甜甜地说:“好啊,说话要算数。”

许炎不以为意:“废话,三拳而已,我怎么可能说话不算数?”

不过,霍骏琰眼底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龙晓晓不像某些娇惯的女人那么做作,不会装作很柔弱来博取同情,这又是她的一个优点吧。

卓毅记忆力确实好,他记得龙晓晓也是当年在大学里时常出现在他周围的女生之一。如果没料错,兴许当年龙晓晓还喜欢过他呢。因为在大学里喜欢他的女生太多了,今天遇到龙晓晓,卓毅是意外中的惊喜,这个女生比大学时变化不小,出落得亭亭玉立,尤其是她身上那种干净得气息,会让他想要去接近,比他平时见那些莺莺燕燕顺眼多了。

澳门。

又是几天过去,容析元还是躺在chuang上,戴着手铐,像个困兽一样被囚禁在这里,而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终于是认清了一个他不愿意去承认的事实……唐虞梅很可能真是他的亲生母亲。

唐虞梅讲很多关于他小时候的事,她离开时,他才三岁,当然记不得,可是她却能说出一些他以为只有自己和父亲才知道的事,还有她拿出的老照片,上边有一家三口,背景就是在他小时候住的地方……

这样的攻击,哪里能伤到容析元?

她的穿着打扮很简单,没有名牌,没有珠宝,没有香水味,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自然美。她嘴角浅浅的笑容透着镇定与自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简单而感到不适于尴尬,相反,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清风拂过,无论是视觉还是呼吸,都会因她的出现而被刷新!

可依旧是没人竞价,大家都在观望,不知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这首饰。

脑科?

而他这番话,岂止是气了容桓一个人,他把容家上上下下都气了个七窍生烟!

郑皓月的手不知不觉抚上了他的脸颊,双眼含着柔情蜜意,深情的目光一眨不眨:“析元,答应我,不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都一起面对,别冷落我,好吗?”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养眼,此刻,唯有沈兆知道他要做什么,赶紧地退后了两步。

郑皓月眼角慢慢滑落几滴清泪,哽咽着声音,愤然地惨笑:“你也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既然愿意跟我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对尤歌念念不忘?这些日子,你碰过我一次吗每次你都说累了,可你敢说你跟尤歌做那种事的时候累吗?凭什么她可以成为你的女人,而我却只能挂名?容析元,是你对她的挂念,对她的特殊,才会让我不得不出此下策,让人绑走她,让她远远地离开我们的生活!”

...这真是忧喜交加的消息啊,好不容易查到了嫌疑人,可对方的身份居然是澳门那个显赫家族里的。澳门最显赫的家族只有那一家——何!

今晚,尤歌以为自己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了,不会再被骚扰,可是……

但尤歌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容析元每天都会在晚饭后出门一次,大约是一小时会回来。出去也不会带狗狗,不要沈兆跟着,更没提过让她一起。他就是独自一人出门再在固定的时间里回来。

两人在回忆往事,没留神门口进来一个人……

尤歌在顾不上矜持了,仿佛是劫后余生,只想尽情洗燃烧着彼此,尽情享受欢爱的时刻,释放出灵魂深处最原始的自己。

她雪白的肌肤变得略带晶莹的粉,在灯光下犹如艺术品般精美迷人,在他的攻势下,她差点把持不住,忍着没叫出声,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半咬的红唇和她痴迷的眼神,足以让男人奋不顾身了。

容析元发现奕宝贝的两只小腿动了动,然后,这孩子睁开了眼睛,茫然地望着上方,然后小嘴一扁,哇地哭出声来。

...会走路会唱歌的玩具熊确实太招人爱了,可这神奇之处,其实说穿了都是容析元的心思。

...郑皓月停下脚步,美目里发出一丝冷然又焦急的光芒:“怎么又不记得了?你好好想想看……”

尤歌的脑子还处于混沌中,但是这医院里的味道和周围的环境让她清醒了,想起之前自己是因为什么晕过去的,她这心就开始不停在收缩,抽搐。

他熟悉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冷清的空气证明了刚刚发生的都是真实的,她的老公,真的带着一个女人去国外了,他还说,那是对他很重要的人。

...尤歌惊愕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呆滞几秒之后,眨巴眨巴眼皮,然后倏地笑了……

两位便衣面面相觑,恍然大悟,原来尤

尤歌娇嗔地在他胸膛戳了戳:“是啊,你是*。”

这货,就惦记着那蚀骨的美妙滋味,趁机不想戴了。

难熬的*过去,第二天,尤歌早早上班去了,而容析元就没去公司,他要将翎姐送去机场,等着何家的专机来接。

香港容家的态度,最近显得有些奇怪,容炳雄不来大陆视察了,貌似重心全放在了香港,据说他在容家大宅待的时间更多,陪老爷子的时间更多。

===========

尤歌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见他出去了,赶紧地脱掉衣服洗澡。

尤歌很快洗完澡,但发现一个问题……这里没换洗衣服!

不吵不闹不哭不上吊,就一堵墙,便已经淋漓尽致地宣泄出了她内心的想法和决心,比千言万语都管用,仿佛这堵墙是砌在了容析元心里而不是在他家地面。

尤歌不置可否,没答话,翎姐也不生气,出去了。

“又乱吃醋?”他黑亮的墨眸里含着三分笑意,不像是生气,更像是得意。

但奇怪的是,许炎听完之后很平静,好像早就预料到一样。俞总松了口气,但也想不通,大少爷怎么不生气呢?尤歌是大少爷安排进来的人,现在离开,大少爷居然这么淡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